网站首页  画廊介绍  国画作品  书法作品  流金岁月  名家推荐    访客留言  联系方式

·画廊介绍

·画廊动态

·诚聘英才



 
您当前的位置:网站首页 > 画廊动态

鬼故事爷韩羽
发布时间:2012.4.29

鬼故事爷韩羽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于水/文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 韩羽的鬼故事,开场白通常是这样的:“说有鬼,谁信呀,可有些事还真不好解释。”于是,一个个鬼故事就这样展开来……

    近日,韩羽在二月书坊校对他的《韩羽文集》。晚饭一锅卤煮火烧,二两小白下肚,脸微红,头顶放光,一支烟点上,鬼故事开讲。“晓晔把灯拉了”,屋内伸手不见五指,主讲表情动作出不来。“还是开个阳台小灯吧”。一群人围坐着,影影绰绰,在“似与不似之间”,刚刚好。大家定睛打量韩羽,“鼻子一无可取,嘴巴稀松平常,只有脑门胆大,敢与日月争光”(方成描述韩羽,真准)。尽管气氛诡异,但大家没一个害怕的,反而想笑。老季、怀一、晓晔等属于基本听众(条件是听过三遍以上),我、二刚、老左、郭同志、书萍是流水听众,大概排到一千零一拨了。

    年近八旬的韩羽经历丰富,旧社会、新社会、斗地主、四清、反右、文革、下乡等等,没见过鬼,却被鬼故事吓着过,因此,讲起鬼来,就特别投入,特别生动。如果你质疑或插话,会被立即制止:“你别说,听我说”。那架势,很象一位北京爷。

    韩羽嘴里的鬼大都幽幽的、若隐若现的,大鬼小鬼统统都操山东口音,(这些鬼大概都是蒲松龄的老乡吧)。鬼们也不吃人,也不放火,也不抢粮食,更不变毒蛇猛兽。因此,不用设“少儿不宜”。讲法有点象马三立说相声,语调飘忽,略带戏腔,娓娓道来,一会儿甩一个包袱,听的人常能笑出眼泪来。迄今为止,还未有一例因听韩羽讲鬼故事而进神经病院的报告。

    古往今来,讲鬼故事多为吓唬听者,而韩羽却开创了娱乐听者,吓唬自己的先河。往往听的人开心得不得了,什么抑郁症、更年期都治好了(尤其是他的老伴,年近七旬却面若桃花,风韵不减当年,大概,一辈子的鬼故事都化作长生不老仙丹了)。而韩羽自己却被鬼故事吓得一机灵一机灵的,您不信吧,有例为证:

    例证一,韩羽与一群画家朋友出差到南京,讲鬼故事至午夜,听者一个个倒下睡去,韩羽一看四面呼噜,夜黑风高,楞是不敢回自己的单间,挤在大伙的集体房间睡了一夜。

    例证二,韩羽每夜睡前有个习惯,将家门重锁三遍。打开锁上,锁上打开,如此往复,鬼使神差,最后,往往门是开着的。老伴烦了,一日隐在门边黑处抓现形。只见黑影一闪,穿内裤的韩羽先生直奔大门而来,“半夜不睡觉,干什么呢?”老伴一声喝,韩羽忙扶住椅子,立即来了个脑筋急转弯,回道:“没干啥,就想摸摸椅子。”悻悻地回被窝去了。总怀疑门没锁好,你说是让鬼故事吓的吧,老人家还未必承认,只能归为“真不好解释。”

    中国善讲鬼故事且有书卷气的只有两个人,一位是蒲松龄蒲老师,另一位就是韩羽韩爷。但他们的表现方式却不同,蒲松龄写《聊斋》着力在“成教化,助人伦”;韩羽则看重,讲故事的快感和“不可解释”的玄妙。韩羽早年曾与方成等漫画家在山东参加全国美代会,中间遛出来,去看蒲松龄故居,韩羽说,到了那故居,觉着随时都会出现《聊斋》里的狐仙儿。韩羽家我拜访过,老伴温和善谈,书屋呈国学大师貌,并无鬼气。只是画案案面松动,午夜著书画画,稍不小心顶一下,案面往前一走,后脊梁也会冒凉气。

    韩羽爱京剧,尤好昆曲。因此,他的画基本上都是戏曲人物,没听他讲鬼故事之前,爱他画中笔墨的“鬼斧神工”,听过鬼故事之后,爱他画中一股“不好解释”的鬼气。我曾问他,您为何不多画些画?他说,画太难了,一拿笔就害怕,得等着感觉。我想,鬼故事讲着讲着感觉就会来了,何时何地能来,“还真不好解释”。因此,韩羽的画挺难产的。

    续一个韩羽鬼故事做为结尾吧:很久很久以前,韩羽与方成等三人去杭州出差,听一个朋友讲,他可请碟仙算命,很准。三人一下来了精神,连夜赶到朋友家。朋友说,碟仙怕光,把灯拉了,桌上铺一白纸,中心画一圆圈,扣一碟子在上,四周画几个同大圆圈,把想占内容写于内。按要求,须三人(两女一男)中指触于碟。一切就绪,朋友开始请仙:“碟仙呀,碟仙,你来一下吧,俺们有事求你。”一屋的人,黑暗中大气不敢喘,瞪着眼看天花板,等着碟仙的光临,两分钟过去了,屋内没有任何动静。朋友解释,碟仙没来。(神仙也挺端着的)。再请一遍:“碟仙呀,碟仙,俺们有事求你,麻烦你来一下吧。”话音刚落,三人指下的碟子动了一下,朋友问韩羽,你们要算什么,当时回京软卧很难买,原订27号的又没有把握。韩羽说就请碟仙给算算,俺们的票27号还是28号?朋友将这两个号码分写在两个圆圈内,道:“碟仙呀,碟仙,你看他们的票是27号还是28号?”碟子开始快速地移动起来,眼看着扣在了28号圈上不动了。

    三人将信将疑,心想真仙假仙明天就见分晓。回到旅馆还未坐定,订票人闯了进来,“很抱歉,27号的票没买上,我自己做主给你们买28号的,各位老师,实在抱歉。”韩羽三人惊得大眼瞪小眼,半天没倒过气来,订票人吓坏了,以为三位老师气急攻心,道歉了半个晚上。

    回到北方,韩羽也曾用此方法请碟仙,无论多么诚恳的呼叫,碟仙就是不来。

    信不信由你,反正有些事“还真不好解释”。

 友情连接 诚聘英才 联系我们 管理  赣ICP备05003924号 版权所有 2008-2009 百乐草堂   技术支持:zlf